跳转至

董宇辉眼中的“内蒙古” - 文案二

北国晴空,雄鹰展翅翱翔,光影洒落,投下内蒙古的模样。

提到这国之北疆,是什么让你神往?是造物主精心设计的奇景异象;是兴安盟的晨光洒向草场,驯鹿踏着林间薄雾信步徜徉;是阿拉善的月亮仍悬挂于夜空之上,沙漠中骆驼酣睡等待天亮;是弱水之畔伫立千年不朽,雨雪风霜后彰显生命力量的胡杨;是察哈尔的火山苍劲荒凉,大地祖露的岩石如异星磁场。

提到这国之北疆,是什么让你神往?

是黄河冲出阴山后留下亿万吨细腻土壤,河套平原沃野千里赋予万物滋养,造就塞北粮仓。

是机器轰鸣,交响回荡的白云鄂博矿场,成千上万吨资源支援祖国的四面八方。

是激情昂扬的年代里,拔地而起的包钢,烈焰熔化后精心锻造,将铁轨延伸到祖国四方。

可朋友们啊,这都不是内蒙古在我脑海中的模样。

你们向往的远方,是我午夜梦回的故乡。

我想到的,是游子跨马走向远方,是阿爸追出帐篷送来的干粮,是草原从来明亮的日光,是沉默伫立的牛羊;是话到嘴边又无言的凝望,是风如钝器穿过我的胸膛;那是纯朴善良的儿女们,等待回去的故乡;是马头琴悠扬,马奶酒穿肠,是刚挤的牛奶散发青草的香;是清晨的阳光洒在额吉脸上,是她面带笑容走向毡房;那不只是风吹草低的牛羊,那不只是苍茫辽阔的北疆。

朋友们,这次我要带你们去看看,你们口中的他乡,是我无数次梦回的地方,是草原的游子们每每想到,就满含热泪的故乡。


我们一直在努力

apachecn/AiLearning

【布客】中文翻译组


回到顶部